新加坡《聯合早報》1月15日文章 原題:安倍晉三欲重走“希特勒之路”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再次上臺一年多來,在整個國際和國內的戰略態勢表現咄咄逼人。不僅受到了來自日本國內民眾的反感,也招致了東亞鄰國的不滿,尤其是中、韓等國,對安倍晉三“兩面三刀”的做法極為不滿。反觀安倍這一年多來的執政,不難看出,他的步調和做法與希特勒當年的套路極為相似。
  希特勒從黨首到監獄再回到權力巔峰和安倍2006年小試牛刀後黯然下臺,再到2012年強勢回歸,兩人如出一轍。正是因為有先前的起落,才讓兩人有時間、有精力去思考如何僅僅抓住民眾的心,如何讓國家重振,如何博得國際社會的同情而大張旗鼓的開展外交攻勢,以及如何變成一個讓世人畏懼的國家。而且安倍晉三上臺以來的種種跡象表明,首相正帶領日本向一個影響地區格局和世界和平的方向發展。為了達此目的,兩人在政治、經濟、軍事和外交上做了大量工作。
  政治上,希特勒加入納粹,併成為納粹黨首,努力讓納粹黨掌握政權,然後清除異己,一黨專政,最後集權於一身,實行專制統治。政治上的操作,為希特勒的帝國獨裁統治鋪平了道路。而“鷹派”的安倍也在2012年再次成為黨首之後,率領在野黨成功復仇,如願再次成為首相。當選之後,在組閣的19人中,就有多達14人是“極右”分子,整個政府就在向右翼傾斜。之後,諸如安倍在歷史教科書問題、參拜靖國神社等問題上,不顧日本人民、自民黨內及在野黨的批評和指責,一意孤行。同時還強行要求議會通過《特定秘密保護法案》,此法案一旦實施,安倍將可“組成以他本人為首的核心權力組織”。這與“獨裁統治”,不無兩樣。安倍當政下的政府右傾化趨勢明顯,正走向極為危險的境地。
  “經濟是政治的基礎”,只有經濟發展迅速,才能長期有效的掌握政權。經濟上,希特勒把一個“經濟凋敝,民生困苦,社會動蕩”的德國帶入了一個失業率只有1.3%,經濟飛速發展的時期。經濟上的成功也奠定了希特勒政治上的基礎。在“失落20年”和遭受地震重創後復出的安倍,也有一樣的雄心壯志,在拋出“安倍經濟學”以來,日本在2013年的前三季度增長分別為4.3%、3.8%和1.9%。安倍的經濟複蘇計劃,初顯成效,這也成為他能穩坐首相位置,敢於挑戰日本人民和鄰國底線的資本。
  擺脫軍事限制和擴軍成為他們的主要伎倆。希特勒擺脫軍事發展限制主要來自於國際條約的束縛。從希特勒公開擴充軍力,到撕毀洛伽諾公約,再到公然進占萊茵非軍事區,一步步瓦解凡爾賽體系,最後分崩離析。安倍的“擴軍修憲”也與此極為相似。在安倍修憲受阻的情況下,甩出“國家安保戰略”,以此推動《防衛計劃大綱》和《中期防衛力量重整計劃》的修訂。2013年,日本自2002年以來首次增加軍費,去年先後準航母和頂級潛艇下水,購買水陸兩用坦克和魚鷹運輸機,並確定疆擴軍5000人,新設海軍陸戰隊。安倍的所作所為,在一步步蠶食二戰以來確立的和平體系。打破軍事限制,是當前安倍“軍國主義”道路上必須邁過的坎。
  外交上,為了贏得國際社會的支持,安倍和希特勒採取“遠交近攻”的外交戰略方針。針對鄰近的國家和地區,希特勒直接採取攻勢,強行占領蘇台德區;遠離本土的,則先後與英國、蘇聯談判,迷惑和穩住英蘇,同時又與意大利和日本建立同盟,達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。安倍也想效仿此法。一方面,安倍主張“地球儀”外交,安倍在2013年出訪包括美國、東盟十國在內的25個國家。年初,還將出訪印度、非洲和中東等國。運用“中國威脅論”加強與傳統盟國之間的關係之際,廣交國際朋友,藉此向世人表明擴軍備戰是“理所應當”的。另一方面,安倍對相鄰的中、韓等國採取咄咄逼人的進攻態勢。不正是歷史,刻意修改教科書、參拜靖國神社,挑起與中、韓等國之間的矛盾;在爭議島嶼上,展現強硬態勢;利用“中國威脅論”“賊喊捉賊”。擺出一副要與中、韓等國一決高下的“熊樣”。
  安倍學習“希特勒”之路,進而步其後塵,把日本再次帶上軍國主義道路。安倍的陰謀是不會得逞的,包括中、韓在內的所有國家是愛好和平的,他們是不會再讓軍國主義復燃的。最近,中國發起的“大使聲討”運動,旨在向全世界人民證實,安倍軍國主義死灰復燃,在步希特勒之後塵,中國希望與國際社會一道將“這股星星之火”滅掉。否則燎原之勢,將再次給國際社會帶來深重災難。  (原標題:黃德凱:安倍晉三與希特勒的套路對比)
創作者介紹

擺飾

wz89wzezu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